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原标题:“我打了那个欺负我的老师”| 100多位洛阳雷湾村民为何替他求情?

图为张清林目前居住的老旧小区楼。

  一段1分多钟的视频将33岁常仁尧的人生轨迹改变了。

  按照视频当事人的描述,这不过是8分多钟的“学生找20年前老师算账”的“精彩节选”:视频中,精壮高大的常仁尧朝清瘦的张清林走去,朝着脸颊狠狠甩去一个巴掌,之后接连几下拍打,老师没有还手……

  看起来俨然是一场反人伦和师道的荒诞剧。但就在这场学生成年之后打老师的罕见事件背后,却有越来越多理解常仁尧的初中同学的声音在互联网出现:他们道出了尘封20年的堪称校园暴力的往事。也有不少同龄的局外人,在网上频频回忆自己年少时课堂里的遭遇,仿佛从围观一个人的“复仇”中获得共鸣。

  知情者说,在剩下的7分钟视频里,老师张清林不断在向常仁尧道歉,口中念叨“都过去了”。

  然而,无论如何,当受暴者成为施暴者,一切就能随着一场暴力宣泄而烟消云散吗?

  目前,打人者已被刑拘。签名并按手印为他求情的百余位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栾川乡雷湾村村民,这些天对外来记者用方言叙述着同一个意思:这个娃娃不赖,帮帮他。不过,同样是这些朴实的村民,不约而同地说:打人是不对的。

  反观常仁尧,在视频流出后的几天里,他除了坦诚面对,却并未显现出悔意。

  “群情激愤”的“复仇”,折射的仅仅是教育中的特例吗?

  录下视频,竟是为了让女儿长大后看

  潘雷坚信,如果不是早就听说过常仁尧对“那位老师”的切齿之恨,他不会答应帮忙录下这段有些“荒诞”的视频。

  那是今年农历6月初,常仁尧约潘雷去县里钓鱼,半路发现渔具忘带了,就在路边等着朋友来送。两人正在看钓鱼视频,忽然看到一位50多岁的谢顶男子骑着电瓶车往自己的方向驶来。“我好像看到当时打我的那个老师了。”常仁尧下意识把自己手机交给了潘雷,补充了一句,“如果真的是他,你帮我录下来!”

  常仁尧还未上前拦截,来者已经停下车。显然,彼此的记忆正在被唤醒。

  曾经的学生确认了老师的身份后,对老师面部猛然重击,自报家门并咄咄质疑:“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怎么削的我?”“莫欺少年穷,你知不知道?”

  年迈的老师把电动车停到路边,抚摸学生的手臂劝慰:长大了嘛,以后会好的……

  潘雷记得,常仁尧挣脱开张清林的手,继续用手捶向张清林的胸口和肚子。众人开始劝架,张清林向常仁尧道歉……附近村民将常仁尧拉开,张清林驾着电瓶车离开,留下常仁尧站在原地看着刚才录制的视频。他向潘雷解释:录下这段视频的主要目的是让女儿长大了能够看看。至于让女儿从这些暴力画面中获得什么样的信息,他没有说。

  没过多久,朋友潘乐来给两人送渔具,常仁尧又让他看了一遍完整的8分多钟视频。看完后,潘乐的第一反应便是叮嘱常仁尧赶紧把视频处理掉,避免流出。常仁尧并不接受。

  潘雷从未见过常仁尧如此愤怒,就像是一个陌生人。

  那天,两人还是按照原计划去钓鱼了。钓鱼时,潘雷见常仁尧沉默着看了好几遍视频,面色渐渐平和。

  打人事件以后,常仁尧很少再提起张清林。直到12月16日,作为“摄影师”的潘雷再次在微信群里看到了这段视频,并且是1分多钟的节选。他打电话询问常仁尧究竟怎么回事。3天后,当他再次翻看微博、栾州吧关于“学生打老师”的信息时,发现朋友的名字已经站在舆论风暴中心。

  “不明白真相的人都不要妄下结论”

  常仁尧的父亲对邻居们说,12月20日,正是常仁尧和当地警方联系好乘坐当晚火车回家配合调查的日子,就在那天,他被以“寻衅滋事”为案由在杭州火车站被栾川警方直接带回当地看守所。

  常仁尧此前在贴吧发布了一段自我辩解的5分多钟视频。他铿锵有力地表达着:“这件事,我希望不明白真相的人都不要妄下结论……到现在,我觉得自己已经被道德绑架了。和我同学过的人都知道我的为人,被张清林教过的学生也都可以证明他是一个怎么样的教师……我打他是有错,但是错的不止我一个人,他起码要负50%的责任……”

  常仁尧自称,现在已有20多位初中同学愿意为张清林曾经对自己的“暴行”作证,他相信真相总会明朗。

  一个人的经历,仿佛获得了一群人的共情。随着视频的流传,越来越多普通人仿佛切身浸入了那场相隔20年的“师生怨”,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其中。是非喧嚣,众声哗然。

  然而,在栾川县城一幢老旧的实验初中教职工家属楼里,刚刚从外地赶回家的张清林的妻子却觉得自己感受到的是满满的恶意。

  眼圈红了的她,在家门口捂住脸说:“我们也是受害者,他(张清林)平时对家里人和邻居都那么老实友好,我怎么会相信那个评论里面说的打学生打成那样的人就是他呢?”

  和记者交谈时,张清林的妻子刻意关上了大门,不让屋里的孩子听到。

  无论如何,这是对这个教师家庭的一种侮辱。但在常仁尧看来,这份侮辱早在20年前,就已经悄悄趴在13岁的少年常仁尧肩上。

  前几天,常仁尧在自己的贴吧账号里叙述:“当时他(张清林)可能像我现在的年纪30多岁,当时我只是上课瞌睡,他让我蹲在讲台下面我蹲下,然后就是踹头十几下,第一次我没敢看只是低着头很害怕……13岁的我照做了,他还是一样歇斯底里,旅行社,发疯发狂用尽全身力气踹我的头……这一次我记得很清楚,我站在那里一直盯着他瞪他,但是我内心还是很怕的,他踹我头的画面从那个时候跟到现在,折磨了我十几年。这仅仅只是开始……当着全班人的面让我双手趴黑板上,在我后背用一块木板插在我衣服里,这个我会忘吗?不可能……”

  被担保的“好人”

  “尧尧”,这是村里人对常仁尧的统一称呼。在栾川乡雷湾村,这个名字这几天几乎沸腾了。

  慷慨、热情、善良,这是村里人对常仁尧最多的形容词。就在常仁尧被警方带回栾川不久后,二三十位得过这个年轻人恩惠的邻居和亲属就结队去派出所说情。

  派出所民警见警务室被村民们围个水泄不通,就想了一个办法,让村民们回家把常仁尧平时表现写一份情况说明,集中大家的意见。于是,在这份名为“雷湾村村民为常尧尧伸张倡议书”里留下了100多名村民的签名,每人都按有手印。

  “给患病无钱医治村民常小孬一次捐助现金1000元;村民常彦坡驾车撞人出车祸无力赔偿时主动借给他现金10万元……”在这封倡议书中,大大小小的金钱数目和不同村民的名字被提及。

Copyright © 2015-2016 辽宁省中国国际旅行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