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现在运营商你方唱罢我登场推出各种低价不限量套餐,无非就是变相降价获客。然而,一旦流量的边际增长空间受限,新业务又无法弥补营收的减损,留给电信行业的只能是利润降低和营收的缩减。降价容易涨价难,更何况监管层的提速降费已经给运营商带上来了涨价的“紧箍咒”。最终不但行业步履维艰,而且用户和互联网行业也将受此拖累。今年举办的“世界移动大会·2018上海”主题论坛演讲中,中国电信总裁刘爱力用“一碗汤、汤一碗”的故事生动地讲述了通信行业价值下降的过程。刘爱力总裁不但吐槽了行业内的无序竞争,更是喊话行业要理性竞争。正如署名文章《焦虑症中的运营商,该向哪里走》所描述的那样,作为行业学霸和老大的中国移动已经被老二和老三组团蹂躏到用户净增份额最低、用户DOU最少的境地;中国联通自己也面临以腾讯王卡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套餐产品已到强弩之末,套路还能玩多久的困境;中国电信更是一改过去中规中矩到现在无比激进,而且现在也面临已是拼了的自己还能苦苦挣扎多久疑问。
 
  现在流量漫游费马上取消,运营商面临发展模式的考验,也面临独立创新的机遇。对于运营商来说,一方面如何持续健康运营,也就是说取消流量“漫游”费,企业的收入必然会减少,如何创新业务形态,找到新的盈利点来弥补或者覆盖因此而造成的收入下降;另一方面运营商内部的组织架构需要加快调整,因为对于用户来说,购买的是整个服务,运营商就应该为用户提供全国一张网的服务,所以运营商要在全国范围内,最大限度地统一营销策划、统一收费标准,统一套餐制度,至少最大限度降低同一企业内部不同地域的相互攻伐和挖墙脚。当然这都需要运营商做大量的业务管理和相关流程制度调整,是一项重大的系统工程。然而从3月份监管层明确将于7月1日取消流量漫游费至今,我们还没看到运营商相应地作出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不知道大家是在观望还是在探索酝酿中。
 
  对行业面临的危机和调整,相信行业内的领导者们都已经有清晰的认识。就像中国电信刘爱力总裁演讲时所提到的,不限量+共享带来户均流量(DOU)的快速增长,但流量业务增量难增收,而捆手机业务、捆电视业务、捆流量等方式使得宽带业务几家欢喜几家愁,终将导致边际效益持续下降,另外云网一体化,更使得政企专线等传统业务将被新功能所替代。然而未来的路需要怎么走?中国电信的未来思路和战略选择是,成为综合业务提供商和“管道+平台+内容”运营商。现在中国电信已经公开喊话呼吁友商也按照此路径同行。如果中国电信率先放弃“损人不利己”的竞争套路,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会与其相向而行吗?我认为监管层有必要推动三大运营商的领导层坐下来,共同研究一下行业未来的出路。
 
  如果吐槽、叫苦仅仅停留在各种会议和发言中,对行业发展来说,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而且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是在消耗国家的竞争力,对用户来说基本的通信需求未来或许也难以保障。

Copyright © 2015-2016 辽宁省中国国际旅行社 版权所有